多头同盟悬在那里得不到解决,新产品成商谈首

2019-09-03 21:30 来源:未知

图片 1

当关于奇瑞与外资的合作出现变数的消息在业内不胫而走的时候,身为奇瑞汽车董事长兼总经理,尹同耀感到很不舒服。

随着奇瑞A3的即将在第三季度上市,将重新开启奇瑞全新车型上市之路。同时,奇瑞汽车有限公司也更名为奇瑞汽车股份有限公司,为上市铺路。而在合资公司发展方面,奇瑞汽车进展的并不顺利。

尹同耀的火气有点大。当奇瑞与菲亚特的合资谈判出现变数的消息在业内不胫而走的时候,身为奇瑞汽车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长兼总经理,尹同耀感到很不舒服。

去年8月,菲亚特集团汽车与奇瑞汽车签署了《谅解备忘录》,双方将按50:50出资成立合资公司生产乘用车。合资公司计划于2009年投产,预计年产量为175,000辆。 双方商定将立即开展合资公司谈判及相关审批程序。而现在近一年的时间过去了,双方并没有实质性的进展。据奇瑞汽车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尹同耀介绍,双方合作的基础是全球同步上市的新车型,研发适合全球消费者的汽车产品,正是这方面的需求影响了双方谈判的进度。

碰巧的是,恰好在去年的7月4日,奇瑞还与另外一家美国汽车公司克莱斯勒正式签署战略合作协议。接下来,双方开始了长达一年的“恋爱长跑”。

图片 2

与奇瑞左边菲亚特右边克莱斯勒的状态类似,克莱斯勒在与奇瑞接洽的同时,还与另一家中国汽车民企长城汽车往来甚密,并于6月份签署了谅解备忘录。 长城汽车宣传部长商玉贵告诉《财经时报》,双方的合作内容包括产品开发、技术合作等。

奇瑞汽车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尹同耀

这本是两家汽车公司之间再平常不过的合作,但因克莱斯勒与奇瑞的相关合作协议签署在先,并且二者的有关合作内容仍未最终落定,此时克莱斯勒突然向第三方伸出橄榄枝,顿时为业内平添了不少谈资,业内甚至出现了奇瑞“失恋”的说法。

1、菲亚特想走老路遭遇尴尬

这一说法显然增加了尹同耀的恼火。“我们与克莱斯勒的合作谈判很正常。”在搜狐2008“中国制造全国行”的媒体见面会上,他试图澄清传言。

从尹总的话语不难看出,双方合作的分歧主要来自合作的产品方面,菲亚特方面想提供现有的产品,而奇瑞则要求全新的产品,这样的话将需要菲亚特方面投入的更多,包括最新的生产技术及设备以及更多的资金,菲亚特自然不情愿的这么做,尤其是为中国投入自己最新的产品,这在国内的合资厂还没有先例。不过,以目前菲亚特在国内的发展来看,它需要好好抉择了。

合资扑朔迷离

图片 3

奇瑞与意大利汽车制造商菲亚特的合资谈判,一直令业内颇为关注。

菲亚特曾计划引入的阿尔法罗密欧159

2007年8月6日,奇瑞与菲亚特签署谅解备忘录,双方将以50:50成立合资公司生产乘用车。合资公司将生产菲亚特汽车旗下的菲亚特、阿尔法·罗密欧品牌,以及奇瑞品牌的车型。

在与南汽分手后菲亚特除了奇瑞之外,很难在找到合适的合作伙伴,毕竟目前的中国市场不是以前那样浮躁,逐渐变得越来越理性,不会在简单的执行市场换“技术”这一方针了,能够实现利润才是更重要的,而菲亚特在南汽的失败让很多潜在伙伴有所顾忌,这样的背景下,菲亚特已经没有退路了。

对菲亚特而言,这堪称是一份事关其在中国市场生死存亡的协议。彼时,菲亚特与南汽集团的乘用车合资公司——南京菲亚特正挣扎在分手的边缘。这也是菲亚特在中国市场的唯一一家乘用车合资公司,受双方股东发展意见难以一致的制约,这一合资公司在中国市场的生存日益艰难。

而在产品方面,作为菲亚特与南汽分手后的支撑中国市场的进口产品,很早就在车展中亮相,但至今仍没有实现上市销售,究其原因很大的程度上是由于销售网络以及产品价格抉择,经历了国产车退市之后,让很多消费者对菲亚特产品失去了信心,原有的销售网络也随着退市而土崩瓦解,因此菲亚特急需合作者来重建自信,可以说奇瑞已成它的唯一选择。可以说,菲亚特已经没有退路可走,引进老产品与奇瑞合作的想法恐怕是很难实现了。

此时,菲亚特与奇瑞的牵手,无疑向外界昭示了另觅新欢的想法。借助于与奇瑞的合资,菲亚特希望能为其病入膏肓的中国市场寻找起死回生的良药。而在2007年12月底,南京菲亚特的中外股东最终分手之后,菲亚特在中国市场对奇瑞的倚重越发明显。

2、奇瑞平稳发展成谈判砝码

作为国内自主品牌的扛大旗者,奇瑞更是希望通过此次合资,开创汽车企业合资的先河,即合资公司生产的车型不仅仅是外方的品牌,还将生产奇瑞品牌的汽车。

经历了近几年的发展,奇瑞汽车逐渐在汽车市场站稳了脚步,经历了前几年的快速发展,逐渐变得更加务实。虽然奇瑞汽车如果能够和菲亚特合资建厂,对于中国汽车业标志性的意义,它将成为第一个首先在自主领域站住脚,然后再组建合资公司的汽车公司。虽然有很多好的方面但合作并不是必须的,这样在谈判中也就掌握着主动权,从尹总的话语中也可以看出这点。

但随着时间的推移,计划成立的合资公司非但没有浮出水面,反而变得扑朔迷离起来。

图片 4

在今年6月25日的一次活动中,尹同耀表示:“我们希望菲亚特能拿出一些最新的车型,而不是很快就要过时的老产品。”而业内观点认为,正是奇瑞对投产车型的高要求,延缓了双方合资谈判的进程。

即将上市的A3

对于这一变故,菲亚特中国公关经理郑晓俐未置可否。“双方的合作正按照既定计划推进。”她说。

现在中国市场依旧是炙手可热的,目前受很多因素的影响有些低迷,但前景是依然广阔的,这从目前各大厂商争相国产或引进自己的新车就可看出来了,而菲亚特曾在中国市场已打拼多年,怎么会看不到这点,这也将成为谈判桌上利于奇瑞的砝码。

或许是出于影响谈判正常进行的担心,再次谈到这一问题时尹同耀也选择了回避。“我们跟菲亚特公司合作非常正常的。我现在不敢说了,一说就延伸出很多的故事。”他对《财经时报》说。

可以说,双方谈判最终结果很可能在近期揭晓,毕竟这么大市场早一天进入就能早一天实现获得利润的可能。双方的合作未来会怎样发展,我们会持续关注。

另一个合作伙伴

如果说奇瑞与菲亚特的合资更有利于前者在国内市场的表现,那么,一年前与克莱斯勒签署的战略合作协议,则充当了奇瑞步入美国市场的“敲门砖”。

按照协议内容,奇瑞将为克莱斯勒提供七款车,并以克莱斯勒的品牌进行生产并销售到美国市场。双方还将在奇瑞小型车平台上,共同开发与全球市场竞争的新产品。“今年年底会有结果。”尹同耀说。

据悉,目前奇瑞A1已有一批试用车型运到美国,让当地用户和经销商进行体验。

对于奇瑞汽车为克莱斯勒做代工之说,尹同耀有着自己的考虑:“有些地方我们弱,我们还没有建立起来。代工说明他能够认可我的产品设计,他能够认可我的制造过程,能够认可我的产品可靠性、质量。要想证明中国的月亮和国外一样圆,需要有一个过程。”

克莱斯勒的想法则更为实际。对于大排量车型居多的克莱斯勒来说,美国严格的燃油经济性标准令其苦不堪言。将奇瑞贴牌生产的A1销往美国市场,则可以平衡产品系列的平均油耗。况且,从中国市场的情形看,克莱斯勒在北京奔驰-克莱斯勒中的退出也是早晚的事,另找一个安身之处显然也是必要的。

但与“专心”的菲亚特相比,克莱斯勒则显得有点三心二意。除了奇瑞之外,克莱斯勒与长城已经签署了谅解备忘录,业内人士称,这将增大克莱斯勒与奇瑞谈判时的筹码。

对此,尹同耀有些不以为然:“克莱斯勒跟长城合资是好事。中国汽车工业哪家发展、进步了,都是中国汽车的组成部分。”

除了与两家国外汽车厂商的合资合作谈判之外,尹同耀对奇瑞上市的态度也是慎之又慎。今年3月24日,奇瑞获准整体变更为股份公司,并于不久前正式更名为“奇瑞汽车股份有限公司”。但具体的上市时间和相关进程,却一直是个谜。

“我们自己想快,包括改股份公司也是准备上市的一个步骤,但是现在外部环境太糟糕了,让我们快不起来。上市有两个目的,第一个目的是资金。另外还有品牌的传播作用,如果这个时候上市,贱买了自己,有点对不起我们自己。”他半开玩笑地说。

但可以肯定的是,奇瑞的上市地点定在国内。“还是保持中国人持股,不想让外国人持股,奇瑞公司的股份不能卖给老外。”尹同耀说。

TAG标签:
版权声明:本文由二四六天天免费资料大全发布于车型图库,转载请注明出处:多头同盟悬在那里得不到解决,新产品成商谈首